文化
你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政法文化 >> 文化
武漢,那個我記憶里揮之不去的地方......
來源:  發布時間:2020-03-27

因為一場疫情,把全國人民的眼光聚焦到了武漢這座城市,心也隨之牽掛過去,而我,也有一段揮之不去的記憶,在那個地方,那個意外的旅途里。

16年的清明節假期,屁屁雖然不滿3歲,但已經有兩年的旅游經歷了,從1歲多會走路就自己爬長沙岳麓山起,每年2、3次的旅行他都表現的非常好,自己走著自己吃著自己發現著,我們一起快樂著。因為屁屁的出色表現,我們3月就計劃了這次出行,在路上我們就一直笑個沒停,說著等會去哪里吃好吃的,怎么拍照好看,先去哪個景點,我甚至還在老劉的鼓勵下第一次把車開上了高速,屁屁瞇一會嘰喳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到武漢,把車停到酒店,我們就出門了,我記得那天屁屁到武漢后就有些反常,焦躁,不配合我們之前溝通的行程,發脾氣,不拍照老想掙脫我牽著的手;終于,冰淇淋事件爆發,屁屁因有點小咳嗽我們沒同意他吃冰淇淋,結果他在廣場上大發脾氣,沖著亂跑,完全不像他平日的樣子,我記得當時老劉生氣動手打了他一下,然后教育了一路,聽話多了。晚上是欣喜已久的翠華,因在香港吃過覺得不錯,所以哪怕位置不好找,我們找了好久還是執意去了,屁屁吃的還香,他愛吃咖喱,還和我和他姑姑碰了杯果汁。

回到酒店,屁屁還很興奮不愿睡,我就讓他和外婆視頻聊天,我和妹妹也閑聊著,之后老劉接了電話和我媽說著一天的武漢之行,還報著平安,哪成想掛完電話后,我便經歷了我為人母后和老劉最后悔最不愿被提及的事。兒子不小心滾到床下,我正想取笑他的頑劣,讓他自己站起來,可是等了兩秒沒有反映,我馬上覺得不對便把娃抱起來,一地的血,靠近眼角有深深的裂痕,已見骨,可見刺傷多深。我們仨都嚇壞了,去醫院,我大叫,大家慌慌張張就往外沖,我現在還忘不了地面上,電梯里,那一路的血。幾年了,我依舊記得那樣清晰,電梯里有一對情侶,本要上樓,看著妹妹叫了一聲小朋友受傷了,便果斷按了往下的電梯,在前臺,老劉問是否能幫忙叫車,沒有理會我們;問最近的醫院在哪,依舊沒有理會我們。外面的雨挺大,那時候還不是滴滴打車的時代,老劉很久都沒攔到車(也許不是很久,但每一秒都是那么煎熬),我就這么看著老劉跑進車流里,有個車子剎住了車,老劉求他,我們上了車,我記得車上的副駕是外地來武漢辦事著急去開會的吧,他聽了我們的求助后打了個電話,大意是碰到情況,一個孩子受傷了先送去醫院,晚點再過去之類了,掛了電話他一直和我說“你和孩子多說說話,別讓他睡”。我真的嚇壞了,我們說隨便哪個醫院,最近的就行,我一直在麻煩師傅快點,兒子很乖,我記得他沒怎么哭,就一直問我“媽媽,我沒事吧”,我答“沒事、沒事的寶寶崽”,但是,蓋在傷口上的紙全是血。下雨,車堵得厲害,大晚上的,開車的師傅好像也不是很熟悉,一直導航,等到了醫院,老劉把錢給那外地兄弟,他一直不要,讓我們帶孩子快進醫院,老劉從車窗縫里塞了錢進去就跑了。那真是個好人。

忘了是家什么醫院,很晚了,有個護士在那,看了屁屁的傷口,很深,要縫幾針,我們完全沒概念,我不想看著孩子流血,就想著快點縫,快給給孩子治療才是要緊的,沒想到她很溫柔的和我說“縫針是很簡單,但是傷口在眼角處,很難看的,會留一輩子,你們看著肯定舍不得,都是寶貝,你們看看要不要去同濟,那里有專門的傷口美容修復手術,非常好,術后看不見傷口,當然費用會高,所以如果你們愿意,我就給你孩子清理傷口先簡單包扎好,你們再去那邊醫院,如果不愿意,我們這邊就直接縫針”。我們完全不懂,我們四線城市在當年完全不知道這么大的傷口除了縫針居然還有美容修復,我和老劉商量著,看著娃精神還好,看著他帥氣的小臉蛋,我還是決定去同濟。那個護士給娃清創包扎,教我們按壓的方法,血沒有留了,我們馬上出發去同濟。到現在我都記得那個護士瘦瘦白白的,雖然帶了口罩,但是聲音很暖,安慰了我們,沒有讓我們一去就是繳費排隊,甚至,我們沒交一分錢就得到了緊急處理,我們說要交費時,她直接說不用了你們快帶孩子去吧。真的,那個下雨的深夜,那真是個好人。

同濟,想必大家都可能想見,夜晚如白天般燈火通明,病人絡繹不絕,這在我們這邊的醫院真的是沒見過的場面,以我的預想,孩子這般緊急應該立刻處理,沒想到還是得排隊一個一個的來,旁邊等著的有喝醉酒砸傷的,有帶著鶯鶯燕燕紋著紋身打架流血的,我抱著孩子,老劉去繳費,心里五味雜陳......想著來之前媽媽說的“一個清明節,帶孩子出去干嘛”,想著她說的你們倆能帶好屁屁嗎,想著怎么和這一大家子長輩說。終于,輪到我們,醫生一上來就兩個字“全麻”。我馬上意識到這個事情已經超過我能決斷范圍,我打了電話和媽媽老實交代,媽媽撕心裂肺“前一腳打電話還好好的,你們怎么搞的,這么兩歲多點的孩子打全麻,傷害幾大”,我說孩子會動影響醫生縫合,所以醫生說全麻,媽媽說把電話給那位醫生。一開始那醫生不愿意,我能理解,病人很多、真的太多,他真的很忙,我求了他,說我媽媽也是醫生,可否勞煩您接下電話和我媽媽溝通下,我們是外地來旅游的,事發突然,不懂醫學這些方面的知識,后續護理這些,我們明天還想趕回家這樣方便些也,所以麻煩您和我媽媽溝通下。他猶豫了會還是接了,溝通了大概10多分鐘,最后他和我說,讓我在旁邊抓著孩子的手,安慰他不要讓他亂動,做局部麻醉,然后傷口美容修復。我很緊張,尤其是頭上那個手術燈突然一亮時,那一刺眼,我竟然恍惚,兒子更是發起抖來,我安慰他,男子漢要堅強,不要哭,傷口在眼角,要是眼淚留進去就不好了,兒子很乖,再沒動過,乖的讓我心疼。我不敢看,那個傷口很大,清創后都見白白的骨頭,我只能緊緊抓著屁屁的手,醫生手藝很好,按壓一會傷口就融合了,就好似用膠水一黏,就縫合了,事后我才知道那的確是一種傷口融合膠,能融合傷口,但是如果傷口再大些,這個膠也沒用,只能縫針,我很慶幸。醫生說縫合的很好,用紗布包好了,我心也算落地。事后,那醫生開了單子打吊針破傷風消炎,因為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扎傷的,他交代我“打完吊針,晚上要好好觀察孩子有沒有發燒或者不良反應,有反應明天不能回家,來找我;如果沒什么事你們明天可以回家,到家里讓你媽媽看看再處理,這個正常15天后要來取線,頭發絲那種的,你家那邊的醫院如果處理不了你就回武漢來找我,我和你媽媽也說了,然后建議下這個縫合有一條疤痕,因為在眼角處挨近眼睛,你們可以用祛疤的凝膠,大概兩支就可以,拆線了給孩子抹一抹,慢慢長大會看不出和自身皮膚一樣,你們自己考慮下”我聽從醫囑,讓老劉繳費,我們轉戰旁邊的兒童部。走前那醫生還在說“如果你家那條件有限拆不了這個線,你就帶孩子回來找我”。真的,那一句話,那個下雨的深夜,那真是個好人。

說實話,兒童部在另一棟樓,起先我真不知道原來一個兒科就能有整整一棟大樓,我記得還有點路程,幾百米,下著雨,我抱著孩子,妹妹幫我拿東西,老劉拿衣服護著,走的鞋子都濕了。里面孩子哭的哭鬧得鬧,我排隊打針,沒有坐的地方,全是人,每個打針的孩子有一個小隔間,很小,大人全站著,我想象不到的擁擠,是我在家這邊醫院從來沒見過的場面,設備很齊全,那個時候就有自動售貨機,里面放了兒童喜歡的卡通暖手帶,平衡打針的夾板等等,買了用完可以帶回去,不用擔心交叉使用問題,非常先進,老劉給娃買了,孩子笑了會,真的,大城市的醫療資源真的很豐厚。護士像流水線一樣站著一排,看單子配藥做皮試打針分工明確,雖然病人很多,但是效率也很高,這是毋庸置疑的。兩個多小時,我都抱著屁屁,擔心他,很自責,一個不到3歲的小娃娃,我沒照顧好,這樣遭罪,真的很難受。老劉難得的話不多,我知道他也很傷心,尤其是下午他打了屁屁那一下,他肯定更加自責。

回到酒店已經是凌晨2點多,上電梯我依舊看到了我孩子之前一路滴落的血跡,心在滴血。我和老劉說,投訴酒店,投訴到它們總部,投訴他們的漠視。其實我已經很累,我不是跋扈的人,但我真的很生氣,而且我必須要在明早回家前處理好這些事情。我拿手機開始錄像,包括保潔人員隨意攤開的被子搭在床頭柜上,床與床頭柜之間空有超過一拳的距離,被單隨意搭在上面根本不知道下面有空隙,導致屁屁小腳踩踏陷進去,然后一頭扎進沒有任何防護床頭柜角尖處,邊拍邊出冷汗,要是在偏一些,眼睛那,不堪設想,尖角處的血,地上的血,還有那前臺人員面對我們的求助不理睬,我氣憤不已。我向他們北京的總部投訴,我必須要他們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早上大概7點,一個經理來房間看了孩子,很官方,看了我拍的證據、病歷單等等她沒有反駁,對前臺人員的漠視表示抱歉但很是敷衍,我看不慣她的態度,她很不誠懇,甚至質疑我投訴的居心,她說他們有律師可以和我協商,我說好啊,我和律師談就更放心了,我和律師溝通了很久,我承認我作為監護人沒有起到很好的照顧義務,對方也承認他們的安全保障義務沒做好,非常好,是很專業的對話我承認,他們也表示對前臺人員的服務態度表示道歉,我接受;并對醫藥費的30%予以賠償,但是只是基于普通治療(縫針部分),對于醫美部分,他們表示要協商,我表示不需要,因為是我們做家長的愧疚孩子想彌補的,不需要他們出,我投訴只是講事實,需要得到你們的道歉,不是為了錢,我也不需你們免房費,畢竟我住了,我讓老劉確認了房費的支付。最后,我拿著600元的賠償款帶著兒子走出了酒店,那個經理送我們出了酒店,有點尷尬。

回家,除了頭幾天兒子每天晚上睡的不好,老是噩夢驚醒就說有血有血之類的嚇著了,后面依舊是開開心心的,慢慢的忘記了這段回憶,甚至忘記了武漢,我們大人間也是配合默契,誰也不再提起這一段過去。

2018年的五一,是個好日子,在我們的再三商量下(主要是媽媽在)決定把未玩的武漢,再好好走一遍。那是開心的4天,我們去了武漢大學、黃鶴樓、長江大橋、戶部巷等等,在櫻花大道留影,吃了好吃的武漢熱干面、豆皮、武昌魚、蹄花等等,劉屁屁很開心,這次的記憶被完美保留,直到現在。

新冠疫情的爆發,武漢又一次出現在我的生命里,每天都關注著,查看著一切信息,甚至會主動搜索醫院、同濟醫院的消息,我想老劉肯定也會這樣做,畢竟就醫的那段經歷沒有讓我們忘記感恩,我甚至會在看醫護人員視頻的時候,心里想著那個急救醫生,會不會是給屁屁縫針的醫生,而那個白凈的護士,會不會是給屁屁包扎的護士,他們是那么的好,其實我不知道他們是誰,口罩遮住了他們的面孔,我把千萬醫護人員都當作了是他們,想到這看到這我便淚流不止。武漢是個英雄的城市,有著最先進的醫療資源,最最關鍵的,是有那么多逆行的、溫暖的醫護人員,我很幸運,我遇到了,所有的病患也遇到了,有了他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偉大的英雄的武漢,一定能戰勝疫情,迎接春暖花開的那天。

屁屁在家“蝸居”的日子很乖,認真上網課,課后閱讀作業都很及時積極,從未嚷嚷要出門,甚至在老劉喊他出去剪發的時候,他竟然蹦出一句“我不去,爸爸,還是生命更重要”。他總愛和我談疫情,教我們怎么六步洗手法,在我疫情值守的時候給我打電話,說“媽媽要注意吃飯,吃完飯要馬上戴好口罩”,和我談論疫情防控的各種信息,很懂的樣子,他有一個偶像,是鐘南山爺爺,總是會說“鐘南山爺爺說...鐘南山爺爺說....”他還會說家里最辛苦的是外婆,因為外婆在醫院忙個不停,過年也沒回過家,他說外婆在家也很忙,晚上總是各種電話找她,“我外婆是感染科的專家,她最辛苦了”。他甚至愛上了看《中國醫生》紀錄片,面對里面的手術鏡頭,他沒有一絲畏懼的樣子,反而在良醫述心的過程中,他被感動著。媽媽問他,“屁屁崽,你長大了是不是想做醫生”,他很認真的點頭回答外婆“嗯”。

畢竟那時屁屁還不滿3歲,對眼角受傷的過往完全沒有記憶,就像那段過去,慢慢會沖淡,我們也不愿提起,但是仔細看屁屁的眼角,還是有受傷的印記,就像那段感人的回憶,我們永遠珍藏心底。武漢這場疫情過去后,可能大家都不愿提起這場國難,但是那些逆行在一線醫護人員的感人事、感人心,將會永遠留存在人們心間。我想了好久,終于決定在疫情防控的時候和兒子聊聊天,忽略了他受傷的過程,但是把醫護人員如何救護他的過程告訴了他,他摸摸眼角,說“媽媽,我眼睛這里不痛了,謝謝他們”。

這些天,我老是回想過去,看著以前的照片,想著我與武漢的這些點滴交集,尤其是就醫的那一段,總讓我感慨萬千,我想著,等疫情結束了那天,我想再帶著屁屁回去一趟武漢,這一次,我想去醫院,去試著找一找他們,當面說一聲“謝謝”。      

 

(吉州區人民法院 彭晨)

闲来广东麻将潮汕麻将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炒股入门与技巧找专业杨方配i资 广东11选五免费计划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 黑龙江体育彩票6十1 上海快3官网下载安装 英国股票指数行情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黄大仙论坛资料大全 北京pk拾开奖走势图